中啦彩票

但那身影却一直挥之不去,有天晚上甚至还出现在了武士面前。两个女主角都是在贵人的庇护下化险为夷,本质上都是女性爽文,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观众认为魏璎珞是玛丽苏2.0。二者都是于正剧带给观众的印象的颠覆,知觉的狂欢。
被浏览
61206996
非常喜欢本片!贴一篇我写的影评吧,我认为此片被低估了,绝对是非常出色的电影,不过因为剧本完全来自格雷史密斯的书,导致在真实性和客观性上有所不足——但奥利弗·斯通极其偏执的《JFK》不一样是经典么!(btw,这是多年前写的东西,有点不够沉稳)潜入无尽的黑色海洋   一直在期待《十二宫》,当然因为喜欢大卫·芬奇。这是一个能从各方面都能满足你的导演:他具有强烈的批判性,能挑逗起你的愤怒,你深藏心底的恐惧和不安, 让你从他那里找到回击现实的话语;他善用隐喻,在精巧的故事外表下总要埋藏着纷繁的象征,指引你在意义的迷宫中巡游;他玩弄技巧,实验性地去创造新奇的镜 头感,但特效在他手里,不是斯皮尔伯格或者彼得?杰克逊那样的趣味玩具,而是能发出巨大噪声和能量的电声吉他;他展现暴力与疯狂,不带一点欣赏或者鼓吹, 只投射去冷冷的审视目光。    这一次,大卫·芬奇让喜欢他的人惊异了。《十二宫》完全不同于他以前的影片。这个关于连环杀手的故事,完全没有惊悚暴力的场景,所有杀戮的镜头都会适时的止步切换。除了临近结尾时杰克?吉伦哈尔在地下室一场戏,你几乎能感到大卫·芬奇在尽力避免让观众进入紧张惊惧的心理状态。影片也没有了大卫·芬奇招牌式 的炫技镜头——你一定对《搏击俱乐部》开头那个从人体内一直拉出来的镜头印象深刻,还有《战栗空间》片头华丽的字幕特效。在《十二宫》里,你一点也看不到 那种在楼房管道里快速推进的镜头,预告片里用CG制作的金门大桥俯视镜头在片中其实只是一闪而过。当时fans都在说这个镜头表现出的特效水准平平,现在 看,显然导演心思不在这里。大卫·芬奇那种主题先行式的意念和象征也不见了,你很难用这个电影套入“导演通过……表现了……”这种句式。可想而知,影片的 故事性也就不会像《七宗罪》、《心理游戏》、《战栗空间》那么紧凑好看。   158分钟!大卫·芬奇用这个连史诗片都未必能达到的片长,拍了一个毫不热闹,毫不深刻的故事。他到底在想什么呢?看到30分钟,你大概就会 感到,导演这次采用的是非常写实或者可以说平实的手法。不要追车,不要枪战,甚至不要与罪犯的斗法,不要主角的机智过人、灵光一闪,所有情节都在缓慢艰难 地向真相迈进,然而真相却似乎总在离你几尺远的地方飘荡。所有演员,小罗伯特·唐尼也好,杰克·吉伦哈尔也好,马克·鲁弗洛也好,非常恪尽职守地完成了表 演,然而没有地方可供他们发挥,没有恐惧没有愤怒没有对抗,只有吉伦哈尔的妻子平静无力望着他的眼神。在这个多线铺陈式的故事里,主角被摒弃了,表演也被 摒弃了。大卫·芬奇在想什么呢?    我想到了另一个曾以风格著称的大卫,大卫·柯南伯格。2005年,他的《暴力史》也是大异往昔之作。也是放弃了一贯张扬凶猛的另类手法,用非常写实的成熟 手法来讲述故事,也是尽力克制在影片中彰显自己的主观情绪和主观思想。没错,刻意的克制,这正是大卫·芬奇在《十二宫》里所作的。虽然影片里仍然包含着大卫·芬奇对体制的批判,比如影片用了很大篇幅来表述破案过程中,各个警察机构是何等的无法合作,各行其是。也仍然有对生活中无处不在的黑暗气息的描述,包 括吉伦哈尔平淡乏味的家庭,小罗伯特·唐尼宿醉难醒的人生,马克·鲁弗洛屡屡被粗暴打断的睡眠。但更重要的,我感到是大卫·芬奇对这个案子本身深深的迷恋,他想展示自己对这一事件的理解,甚至是重建历史的努力——就好像奥利弗·斯通在《刺杀肯尼迪》里所做的一样。当然,奥利弗?斯通在“JFK”里塞进了 太多慷慨激昂的口号和漂亮的思想,多少有点令人厌烦。    “十二宫”是美国历史上最离奇最复杂的悬而未决的案件,就好比是英国的开膛手杰克。网上一直有专门的网站讨论分析,试图破解真相。它本身就像一块巨大的磁 石,拥有强大的吸引力。大卫?芬奇大概深知,加入华丽的技巧,加强故事性,真实就会随之变形。然而说到底,真实是什么呢?芬奇不过是严格依照原作者格雷史 密斯,也就是影片中吉伦哈尔扮演的漫画家的观点来讲述故事。换句话说,大卫·芬奇最多忠实于了格雷史密斯的真实。很多对这个案子感兴趣的人都指出,影片有 不少与事实不符的地方,比如受害者达琳的妹妹在监狱里说出的名字不是“阿瑟?利?艾伦”的“利”而是“凯恩”;结尾处见过“十二宫”的男人实际并没有那么 肯定地指认阿瑟·利·艾伦的照片等等。所以,进一步说来,大卫·芬奇大概想要的只是《十二宫》的黑暗底色,是这个故事背景中,恐惧不安的七十年代(其实影 片还是运用了不少特技,复原当年的旧金山景象);是影片中所有试图寻找真相的人绝望的努力——就算吉伦哈尔找到的是真正的凶手,他也只能望着对他说“我能 帮你什么忙么?”的恶魔,说句“不需要”然后静静离开。生活可能就是我们的“十二宫杀手”,你知道一切都没有结局,没有希望,但你仍然疯狂地想拼起所有碎片,呈现所谓完美的真实。    如果说,《七宗罪》和《搏击俱乐部》所展现的,是生活的海洋中泛起的黑色大浪,那么在《十二宫》中,大卫·芬奇则带你潜入了深深的黑色海洋。这里没有空气和阳光,只有无处不在的恐惧、黑暗、绝望与混乱,因为身边一无所依,你也就根本无处躲藏。|||直接上一篇我六年前写的评论(好一盆洗澡水!——说说《十二宫》 (十二宫 影评))好一盆洗澡水!《午夜场》上早早就登出了《十二宫》的影评,但是等到看完影片,我才抓来翻翻,提到《法国贩毒网》算是想到一块去了,因为这部《十二宫》实在太独特了,我想了半天,才觉得恐怕就《法国贩毒网》的味道与之最为类似。但是,也只是感觉类似,认真追究一下的话,《十二宫》的特质真的是独一无二的。最值得说的是它的去戏剧性。想起《法国贩毒网》很多人都会第一时间想到纪录片风格,确实,那部电影的超写实风格给人这样的感觉,那么《十二宫》也能说成是纪录片风格吗?我觉得不然,因为,从头至尾,尽管它表达上非常的简省和朴素,但是和纪录片所努力要做到的让观察者消失的感觉不一样,《十二宫》的效果恰恰是因为太强调一种冷静,而越发让你感觉到观察者的存在,连观察的角度都是严格限定好的。在这部电影中,我们习惯的芬奇式长镜头那形同鬼魅般的游移看不到了,在"Panic Room"中那个对房子全景式的描述是相当令人拍案叫绝的,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中景和全景,几乎没有特写和很绚丽的长镜头跟镜,而且给你的感觉是,他就始终压在那里不动。以湖边双杀桥段为例,最平常的谈话,突然被一个逐渐走过来的杀手打破沉寂,对杀手的推进,给的机位几乎没有变,就是受害者视角,在谈话同时的几个平稳的切换中,可以看见凶手按正常步速走过来,然后亮出手枪——这简直不像一部描述悬案的电影中的凶杀场面,就像描绘一次上街购物一样平常,到后来双方对峙的时候,仍然是中景和近景的切换,平缓得不得了若不是对话里天然的紧张感甚至显得有些冗长,到凶手开始动刀都没有一点点变化。如果是一般警匪片怎么拍?肯定是不停地在受害人和凶手间做快速切换,当凶手制服了两人,开始行凶的时候,有可能就是希区柯克式的举在半空的刀--受害者惊恐的脸的特写--手臂挥舞的动作--飞溅的血(视分级考虑是否保留)--受害者乱晃的四肢……具体方式或许不同,但用快速切换来营造紧张感是几乎不会少的。如果是纪录片式的拍摄法,怎么拍?虽然纪录片也喜欢用定机位,也喜欢镜头保持不动,但对于这种场面,更可能的方式是手提,晃动,也许切得可能不会太多,但高速运动中那种真实或者仿真的模糊感,还是让你感觉到紧张,比如《伯恩的霸权》。可是,无论哪种拍摄法,虽然制造的紧张和刺激都要比《十二宫》强大得多,但在《十二宫》这样又迟缓又冷静的镜头里,看着两个人似乎有点希望但很快被扑灭所有希望无助地被害时,那种真实的绝望感是其他拍摄法无法比肩的。我想这才是芬奇这样“压抑”镜头欲的原因吧。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他只是最大限度地将叙事技巧中主观加入的戏剧化去掉,凸现出事件本身,从手法上来看,并不能说是纪录片式的。从叙事方式上来看,这种去戏剧化就更加明显了,最大体现在避实就虚上。每当遇到一个值得去大书特书的情节时,芬奇总是很令人觉得意外地一笔带过,之前做的铺垫越多,就越是草草一笔了事。比如解开十二宫密码的时候,那个历史老师的解谜过程忽略不提,只是在她刚打算介入的时候提一下,然后迅速在传媒上宣布解谜成功。这个还算小的,《午夜场》上提到的那两处更为典型,老记者去会见线人,还有受害者母女(洋人名字记起来总是很麻烦,相信看过电影的都知道我说的是谁,大家见谅啦)逃脱魔爪,这两处极具戏剧性的场面,都仅仅在开头后迅速给出结果,过程被完全忽略,这是一个反悬念,如果按照希区柯克那个经典的桌子下面的炸弹来说明的话,这就好比,刚刚给你看到桌子下面有定时炸弹,下一个镜头就切到火车被炸毁的废墟上警察们在勘测现场,对于受过希区柯克式的悬念训练的人们来说,甚至带着调皮的挑战意味:当你已经做好准备按照惯例将信息预设的受害者猜成凶手并打算在展开的情节中一步步逼近你的目的时,答案被直接揭晓,不管你是否猜对了,你都会觉得像被愚弄了一样,因为人家根本就没打算让你猜……希区柯克的理论是经典,但经典和俗套往往只有一步之遥,芬奇的叙事效果无疑是成功的——这种成功恰恰建立在人们对希区柯克技巧的熟悉上,虽然那本身是打破思维惯例的,可是现在自己也成了惯例。毫不夸张的说,芬奇完成了一个飞跃。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往的悬念电影中,观众们所关注的问题,也恰恰是主角所关注的问题:凶手是谁?动机如何?而在这部电影中,芬奇却要打破这样的集中,凶手是谁确实很重要,但那是几个角色关心的问题,芬奇用这种反悬念尽力地打破观众对此的关注。而这种显得非常刻意甚至有些强行的剪切,又跟影片一直的平缓显得有些不对,但这并非风格的不统一,而恰恰是通过这种不一致来打破所谓的纪录片假象,真实地传递着芬奇自己的意图:我不让你们跟着凶手跑,你们应该关心的是这些人,这些跟着凶手跑的人。这样就终于涉及到了芬奇的主题,他这样做是想表达什么?这是个很不好回答的问题。我们不如首先看下这部电影中的十二宫杀手。按照一般犯罪片或者悬念片里的方式,要么是将凶手全知全能化,站在幕后,无比强大,但总会在结尾被主角神奇地制服,要么就是将凶手人性化(这个尤其是近些年来的风潮,本来是新玩意,结果也要臭街了),偏写实风格,有些讨巧。芬奇的se7en有些前者的意思,只是凶手最后牛b到将传统的正义一方制服。而按照十二宫案件来看,如果按照前者那样拍,也绝对会很炫的。但芬奇不然,他不仅突破了自己,也没有使用第二种方法的俗套,他所做的,是将凶手去魅,不让他明星化,这点是很重要的,这么多年来传媒的宣传,让十二宫成为了不亚于开膛手杰克这样的神话级人物,首先将那些无良媒体覆盖上去的东西去掉,还原为一个普通人,这是芬奇要做到的,通过前面几次对谋杀过程的冷静描述,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所谓的神秘杀手,不过是个心理有些变态动作不酷想法也并不天才的家伙而已,光环消失了。但芬奇也丝毫没打算做什么人性化处理,他只是打算去魅,同时这个凶手基本上就不被当“人”看了,只是赛狗中那只诱使狗跑起来的假兔子,芬奇要表现那群奔跑的狗。是的,那群人,他们才是影片想表现的。我本来以为这和棒子拍的《杀人回忆》一样,是一部借案件来展现社会全景式的电影,结果我错了,除了一部和案件有关的"Dirty Harry",影片几乎没有任何跟社会背景相关的内容。对警察局间配合效率低下的讽刺,对新闻媒体过分投入的冷眼,都只是略微提及,故事稍一展开,就按顺序聚焦在大记者、警察和小记者身上,并且通过他们辐射到了所有跟案件相关的人们。这时候,芬奇的野心才暴露出冰山一角,一个悬疑故事,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一个有哲理的悬疑故事,他也早就玩过了,一个折射历史的,似乎也有先例,为什么就不能单纯关怀这个案件本身,为什么不能单纯关心跟案件相关的人们,探查一下,一个案件,到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怎么说得都有点老马丁的味道了,像,但又不全是,因为芬奇所做的,是一项全新的事业。它从头到尾保持着冷静,既没有传统真相大白的解脱,也没有那种"JFK","Rocky"式的“失败者的胜利”那样的感动,那些都有些俗套了,他只是将这些很内敛但有取舍艺术地忠实地告诉你,波澜不惊(注一)至少我看到最后仍然会有一种被打动的感觉,或许是人物的执着,但我更觉得是整部影片一种沉默的力量感。最后给个评价吧,有人说这是芬奇最好的电影,有人说芬奇不愤青了而且背叛了自己,其实,我觉得评说下或许可以,但盖棺还太早了。这部还远远算不上芬奇最好的电影——无论是就他过往作品的质量还是对他将来的期盼来说,而从风格上讲,只能说影像上或许不像过去那么先锋,但骨子里仍然保持芬奇一贯的探索和创新,我个人觉得,这部虽然算不上大师级的杰作,但可以看成是芬奇一次堪称伟大的实验,在主题上的暧昧,使其表达时多少有些模糊,这是它的缺憾,但芬奇却展现了他比过去更纯熟的掌控力——如果说过去的激进张扬是烧开水,那么现在这样内敛平稳更像是烧洗澡水,得不冷不烫,尺度拿捏上要更小心,但又不能中庸,基本上,他做得很到位。与其说他转型了,不如说他根本不给自己定型,在继续探索,有理由去期待芬奇会有更杰出的表现。注释一:整部电影中唯一带有戏剧化味道的情节就是小记者去见线人,地下室惊魂那一段,但我们可以看到,那一段对案件的推进作用是微乎其微的,所以,就整个案件来说,这个情节是无关紧要的,这是为进一步完善小记者的人格形象服务的。有哪些在创意跟惊悚程度上比较高级的恐怖片?


其实泰迪案中,除了谴责以外,我偷偷藏了个想法。大家义正言辞地去找凶手,但探案过程中还要举办选秀大赛,郝运和小卞屡屡也有出格举止。我们谴责性骚扰是否只是碍于道德和舆论,而当自己内心有邪念时,又该如何自处?而召唤他的武士以及听他演唱的也都不是活人。/question/264580473/answer/330298356|||最早知道的是《你好,旧时光》但看海报男女主颜值很普通,就没有小美好给我一下惊艳的感觉,所以去看了小美好。小美好越看越尬,完全冲着颜值,认为沈月胡一天只是情商高的人吧,仅此而已。唯一认为演技在线的便是高至霆(中戏)。王梓薇(上戏)不好不坏,非科班出身的孙宁也OK。可能年纪大了一点没觉得美好,大多数观众都是小年轻特爱幻想的人吧(可能)强烈感受到了中戏和上戏出来人的差别。旧时光是剧荒去看的,我他妈当初眼瞎了吧,张新成完全是我心中的林杨。因为我旧时光是我最喜欢的小说,很怕改编坏掉,也不敢看。但看第一集就震惊到了,这vcr回放的,真的有以前的感觉,大部分也还原了,女主的话我觉着一般,有点不符合我余周周的想象,但还是不错啦~电视剧部分美化了一些情节,除了主演,老师啊同学等等群演演技也杠杠的,良心之作好嘛!文章的大尾巴,我要表白张新成!这给我厉害的,现在在中戏读大四。18跨年还在剧场,这么可人儿。戏剧又和演戏有不同,要求有很强的台词功底,对比下就能体会的到。特别有思想的青年演员,自己没啥背景,现在出来的作品只有旧时光最好,这人还情商特别高,什么话都能给你圆回来,每天都会看粉丝私信,旧时光只是有口碑没热度,但随着时间流逝,它会洗刷出什么是良心剧,多年后还会二刷的剧。想更多了解张新成的点下面链接啦,我再发几张张新成的美颜哈~/question/68047830?utm_source=wechat_search&utm_medium=organic张新成脑袋这么大,不火没道理!祝他万事胜意!感谢旧时光剧组 马上就大结局啦呀(#^.^#)这个阶段的于正选角偏向于迎合当下流行的审美,追求双眼皮大眼睛、高鼻梁、巴掌脸,而不是备受吹捧,更受时尚圈偏爱的高级脸、厌世脸之流。(刁光斗脱去朝服)日剧《时效警察》里的三日月说过,每个人的姓名都寄托着父母满满的期待,但孩子的性格往往遗传自父母,所以你会看到很多人的性格和名字是有反差的。小强不强,小勇不勇,小明……小明你没事可以走了。

这足有500英尺宽的神秘麦田圈,到底是有人恶意制造的恶作剧,还是乘坐UFO的外星人降临的痕迹,或者是某种灵异事件的结果?只有格雷汉姆发现了一些端倪,决定追查到底......8. 什么是你?如何评价电视剧《秦时丽人明月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嘉云感到似乎有某些极为可怕的东西藏在这所房子的阴影中。无人的楼梯上传来声响,长相怪异的男孩忽闪忽现,所有的迹象都指向一点——在这所古老的房子里,她是那个不受欢迎的人。身边的人连遭厄运,这里究竟发生过怎样的故事才导致了如今的咒怨作祟?嘉云决心调查到底。从《美人心计》开始,于正对阿宝色运用得越来越成熟,大红大绿的服装,金灿灿的宫殿,粉色的塑料桃花林,和人物脸上显眼的两团腮红。满屏的花哨感、撞色带来的冲击感、人物之间强烈的视觉对比,成了于正剧的特色,并且延续了多年。大多时候只能听到拳脚噼里啪啦的声音。所以正女郎总是比正男郎更容易招黑,但也因祸得福,得以在全网黑中收割一批死忠粉。相比之下,正男郎则大多处于脸熟却不大火的状态,总体热度不如正女郎。作为赛博朋克的经典动画电影,我想用一种赛博朋克的方式,进行一场思想实验,来介绍并延展这个电影及赛博朋克的精神内核。1,一定任何时刻都保持观众的角度。观众永远对下一秒的情节是未知的,我们不能熟悉素材后,就惯性思维地决定哪里重要,哪里不重要,并在不重要的部分就快速带过。要把整部片子看做是一个人,观众看片时应像是和一个人在交流,你的每个剪辑点都决定了交流是否顺畅。


这可是活生生的人世间,人有七情六欲,并非过错。这天底下,官场上哪有你这么死心眼的?几年前,你抓住刁某的一点儿过失,就一纸奏章欲将刁某置于死地。这足有500英尺宽的神秘麦田圈,到底是有人恶意制造的恶作剧,还是乘坐UFO的外星人降临的痕迹,或者是某种灵异事件的结果?只有格雷汉姆发现了一些端倪,决定追查到底......——挺有意思的,为什么会喜欢瑜伽?——这个……(眉头紧皱)在便利店打工的女大学生克莱尔·帕克(劳伦·科瑞·刘易斯 Lauren Currie Lewis 饰)下班后等待男友吉米(科迪·达比 Cody Darbe 饰)接她返回学校,结果却等到一个自称吉米朋友的男子杜克·戴斯蒙(克里斯·费瑞 Chris Ferry 饰)。杜克阴森、邪恶的笑容令克莱尔倍感不安,她仓皇逃回家中,谁曾想恐怖的噩梦尾随其后。克莱尔受到残忍虐待,并惨遭杀害。

东京近郊一间屋被传是阴森鬼屋,说但凡拜访者进入,都会离奇毙命或神秘失踪。传说当年该屋的主人曾因突至的狂性大发斩死妻子,尔后自杀,其6岁的儿子从此失踪,至今下落不明,鬼屋自此怨气冲天,每一位到访者都会在瞬间被恐怖笼罩。辣么多收藏,却不给个赞!赞上前排,让更多爱电影的小伙伴看到呀!你看看,我刁某的胆气全在这儿呢。这是什么呀?这是从京城某个尚书府里面,给我送来的书信。它就像是未卜先知,早就知道,有人想趁朝廷肃整吏治之机,置我刁某于死地。所以早就给我安排好后路了。|||陈赫再一次说明了一个道理仍然由黑人教授带头祝福:让长寿、好运伴随我们尊敬的朋友以及同事 John·Oldman,希望他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得到意外的祝福。(长寿的祝福其实有些意味)医生:我有件很重要的事不得不和你说……自此,剪辑师日夜不休,白天赶进度,晚上看类型片归纳类型特点。两位剪辑师轮番上阵供我折磨,仍追赶不上项目进度,据传剪辑指导中途还去偷偷看了心理医生。九个月后片子终于定剪,就是大家目前看到的这个样子。Nobody is perfect./video/1115782809523945472热情如火里这段,太可爱了。如何评价张晋新片《九龙不败》?

微信彩票